• 刘远举顺风车商业模式公共风险
  • 车评网 首页 每日资讯 每日头条 查看内容

    刘远举:顺风车出事概率极低,为何还会引发公众恐慌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采集侠       观看:        发布时间:2018-08-31 14:10      

    摘要: 理解公众心理的生成机理,对于提出正确的应对之道,具有重大的意义。群情汹汹之下,最需要的还是理智。

    刘远举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原子智库特约作者

    刘远举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原子智库特约作者

    滴滴顺风车再次发生强奸杀人案之后,群情激愤,讨伐滴滴。滴滴存在的问题,已有诸多讨论,不再累述。撇开滴滴的具体问题,更抽象的问题是,如何判断、应对商业模式中的公共风险?

    一方面,商业项目必须明白需求对应的风险,以及人们对风险的真实态度,另一方面,也得搞清楚大众以为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即对舆情对风险的态度。这是“模式的安全账算不算得过来”与“模式在公关上的风险”的区别。搞清楚这个区别,则能在此基础上,寻找到某种办法与模式,来弥合两者之间的差距,从而使得商业模式在社会舆论中可行。

    关于风险的真实行为

    与大多数人所认为的不同,其实,安全从来不是压倒一切的需求,也并不是所谓刚需。在很多场景下,为了方便、价格等因素,人们会做出安全上的妥协。学校放学的时候,很多家长会骑电动车来接孩子,穿行在车流中;摩托车天然比轿车不安全,但仍然是很多人的出行工具。全球范围来看,航空的乘客死亡率是亿分之二,没有人认为,飞机需要大改,以降低这个风险。乞丐版的车,与高配版的车,在安全配备上是不同的,但没人认为这是一个道德问题。安全从来都是一分钱一分货,是一个有弹性的需求,这一点在实际行为中被广泛的默认。注意,仅仅是默认,而不能点破来讨论。

    具体到顺风车这个模式,同样如此。在没有顺风车之前,跨城出行,订好票,拖着行李,打车到火车站,等车,到达目的城市之后,排队等出租车。如果这个过程用出租车实现,费用非常高。顺风车用“高铁+出租车”的价格,提供了门到门的运输方式,其便利性是巨大的。

    相对安全,风险其实并不大。2017年全年,滴滴平台的出行订单为74.3亿,覆盖全国400多个城市的4.5亿用户。一共发生了53起性侵案例,其中3起强奸杀人案,19起强奸案,剩余的有性骚扰,强制猥亵案。

    实际上,从便利与安全性角度来看,顺风车模式为便利付出的安全风险远小于电瓶车、夜店等商业模式。

    舆情对风险的态度

    首先,公众以为自己是把安全放在第一位的。这种感觉很正常,谁不重视自己的安全呢?

    更重要的是,公众对顺风车、电瓶车风险的看法截然不同。公众对风险的判断是直觉性的。

    在这种直觉性的判断中,公众把顺风车视为一个完全的新增之物,而人们对新事物特别警惕,甚至忽略了其前身黑车与路边搭车更高的危险性,所以,顺风车的风险,不被视对存量风险的抑减,反而视为一个新增之物。同时,公众也没有把顺风车带来的便利与风险做客观对比。

    与此同时,公众对风险责任的分配也是直觉性的,甚至吃大户心态。那怕平台只赚了一份钱,也要负上全部责任;那怕公众自己不愿意花钱来换安全,但平台也需要为安全负上全部责任。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分时租赁汽车的模式中,肇事司机是明确的,责任是明确的,但车祸的受害者往往直接忽略司机,而集中火力向平台索赔。

    这就是人们对风险的真实态度与对风险的舆情态度之间的差异。即便模式能够盈利,也往往会在风险之下,陷入困境,甚至被关停。

    如何弥合?

    就顺风车而言,产生风险的原因是轻模式。平台起信息中介的作用,无法对所有细节所有流程做完全的掌控,安全隐患不可杜绝。弥合的办法,可以变重:自己的车、自己的司机,实际上就变为专车,顺风车模式就不再成立。

    其实,未必没有很轻的办法。一个人是否危险,大概率的和一些因素相关,是有迹可循的。如果把顺风车司机的资质收紧,比如,30岁以上,中级车甚至豪华车,芝麻信用750分以上、有房产、本科学历、社保记录可查的正当职业、信用记录良好等,那么,安全程度可以极大提升,甚至对于社交来说,这都是优质大叔。但是,“富人才能载年轻漂亮的女生”这个概念,必然会形成对公众的冒犯。换个角度,也不难发现,公众以为自己要安全,但可能连“政治正确”这样最轻微的代价都不愿意付出。

    还有一个办法可以弥合,那就是时间。前面说过,对于一个新事物,公众会忽略它降低的风险,带来的便利,而着重关注其导致的风险,将风险视为新增之物。转基因、微波炉,乃至两百年前的照相机都是如此,直到习惯。

    最典型的例子是社交软件。打开百度,输入某个社交软件的名称,再加一个强奸,作为关键词搜索;或者用软件名字+杀人,进行搜索,你会发现很多相关案例。但是,这些案例并未形成全国性的新闻。

    某种程度上,使用这些社交软件并见面,是为了社交需求而放弃一定的安全。与顺风车一样,从本质上,都是基于某种需求,而做出的安全上的妥协。这种行为是常见的,安全至上,从来都是一个幻觉。这些安全妥协,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理性的,合理的,但在真实的社会中,也极小概率的会遇到极端事件。

    但是,这些社交软件与顺风车之间,微妙却重大的差异在于,公众并不会在意因为这些陌生人社交软件引发的血案。

    一个风险是社会的内生的、存量的风险,还是行业带来的增量风险,公众的判断是直觉性的,即习惯成自然。多年前网友见面导致的案件被视为行业带来的增量风险,指向QQ,而现在,因为有QQ在前经受了舆论风暴,教育了大众,所以,社交软件后辈新人所引发的网友见面之后的风险,已经被视为社会内生的存量风险,即“社会本是如此”,从而被接受。

    必须特别强调的是,这不是社会福利的损失,而是社会福利的增加。这是因为,如果人们不接受乞丐版的车、电瓶车、夜店的风险,那这些产品与服务的价格就会上升,甚至不可能存在。所以,当一个商业项目存在真实与情绪的两个约束的时候,可制定长期战略,进行市场教育。

    群情激奋的损失

    反过来说,如何不能不能弥合公众对风险的真实态度与舆情对风险的态度之间的差距,就会造成整个社会福利的损失。

    一般来说,事故之后的舆论都指向企业之后,企业会尽力满足这种要求。某种程度上,市场、特别是互联网,依靠技术优势,提供了超过中国社会本身水平的公共服务。当年淘宝就是在信用的一片荒漠之中,依靠支付宝的中介与打分机制,提供了更高的契约水平,从而建立其庞大的电商帝国。时至今日,网上购物仍然比实体店更有保障。同样的,滴滴、神州租车、易道等企业,提供了远超传统出租车的服务水平。

    不过,虽然如此,市场毕竟有失灵之处,这意味着市场解决这类问题是低效的,高成本的,这些领域本应是政府发挥力量的地方。而政府失灵,再次把问题转向企业,高昂的成本,企业无法解决问题,最终会导致这一领域市场被迫关闭,整个社会受损。这一个最糟糕的局面。

    具体到顺风车,提升安全,需要滴滴、政府、个人,三者协同作用,不可偏废。某种程度上,向政府部门承担的压力,自然会转到滴滴身上,而滴滴身上的压力,却不敢丝毫转移到政府部门身上,无力解决就会关停业务,小平台一拥而上,各种事故冲击公众,直到公众麻木,将其视为社会内生风险。与此同时,在面对政府部门保护出租车等寻租动机时,更加弱势,专车门槛进一步提高,造成打车难以及安全问题的进一步恶化。

    所以,当解决方案有意识避开个人与政府之后,作为一个逻辑的结果,火力就会集中于企业。但批评过分失焦,反而导致行业倒退,进一步的加剧安全问题。

    加入我们

  • 合作媒体

    商务合作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招聘信息 | 最新资讯 | 百科大全 | 投诉建议

    友情链接:

    车评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

    返回顶部